top of page

2012 土耳其 Geyikbayiri 攀岩意外

Updated: Jul 3



2012 年,土耳其的 Geyikbayiri 發生了一件重大意外;一位來自挪威的女性職業攀岩選手,因系統轉換疏失,從路線的上方固定點直接墜地重傷。這篇April 26, 2012 – The Accident是她記錄自己在大難不死,並經歷漫長的手術與復健後,終於重回岩壁的心路歷程。沒時間閱讀原文的朋友,可參考以下中文精簡版;也麻煩讀完原文版的朋友協助檢查,若有錯誤還請不吝指正,感謝。

 

2012 年 4 月 26 日,Rannveig Aamodt 與丈夫 Nathan Welton 在土耳其 Geyikbayiri – Sarkit sector 熱身時,Nathan 架了一條名為 Retsa,長達 14 公尺的外傾路線,而當時選擇以 toprope 方式攀登的 Rannveig 為了要讓另外兩位岩友也能繼續 toproping,於是決定綁繩中上攀到頂,再讓 Nathan 直接放她下降,如此便可讓另外兩位岩友繼續使用 toprope 攀登,而她自己也不需要費力再將主繩逐一掛回路線上的快扣中。

當她抵達完攀點時,她將自己 (吊帶確保環) 直接扣入上方固定點的鐵鍊中,這時她突然發現自己身上的主繩有點捲,於是她將主繩解開 (unclip),重新將主繩整理好,然後再掛回固定點;但就在她試圖將主繩掛回固定點時,可能因一時不察而抓錯了繩,將「繩中後段」的那一端掛回了固定點,就如同她以往在先鋒攀登時一樣;完成後,她向確保者 Nathan 喊道:「Got me?」,Nathan 將重心後仰,感受到重量後便給予回應 (這裡原文並未清楚描述,但個人推測是因為主繩綁在攀登者身上,而攀登者仍固定在鐵鍊上,因此確保者能感受到重量) ,於是她解開確保環上的快扣,然後意外就發生了。

註:Rannveig 在原文中提到,當她將主繩整理好並再次掛回上方固定點的快扣時,她確實有檢查,但她檢查的是「繩中後段」的主繩是否都有確實掛入路線上的每一個快扣裡,而她卻在這關鍵時刻失神了,誤以為自己是在先鋒模式,完全沒意識到「繩中後段根本沒人確保」,並且也完全忘記應該要檢查最重要的「繩中前段」– 唯一有確保,要用來放她下降 (lowering) 的這一端,因此,當她解開身上唯一的自我確保 (連結她與上方固定點的那組快扣) 時,等於是親手將自已完全解除確保 (off-belay)

意外事件系統轉換示意圖

Rannveig 丈夫 Nathan 的日記

我可以看見她墜落的樣子:坐姿、伸出雙臂微微地旋轉,像一隻從巢中墜落的鳥。她不斷墜落,繩子卻一直都沒繃緊,而我也感受到自己的腸子隨著她不斷墜落愈發糾結。她因為驚嚇而發出尖叫,就像平時的她不小心摔破碗盤或搞丟鑰匙時發出的聲音一樣。我可以聽見各種聲音:令人反胃的撞擊聲、骨折和肌膚被撕裂的聲響、氣若游絲的聲音,還有我自己用盡全力向下方的空曠牧場放聲呼救的回聲。

我能清楚地聞到血腥味;鮮血從她的頭汨汨地流到我的手上,滲進我的衣服並沿著石灰岩流下。當我試著固定她的脊椎時,我無法在溼滑的血泊中穩住自己。我記得她的血在我身上凝結的感覺;每當我移動手腳時,就能感受到乾掉的血液正拉扯著我的毛髮。我吻了她的額頭,所以血也凝結在我的鬍子上,因此每當我哭泣時它都會讓我意識到自己正在哭,因為我的臉扭曲了,而它正拉扯著我的鬍鬚。

一隻老鷹在我們上空盤旋,空氣靜止不動,但我感到全世界的混亂和殘暴都壓在我的肩上。週遭的一切突然變得嘈雜,令人難以承受。我記得那種原始的、像金屬般的恐懼氣息。

她腳踝和手肘的骨骼竄出她的身體,她的雙腳怪異地朝旁邊扭曲了 90 度。她的腰部以下失去知覺、骨盆骨折、背部骨折、雙腳骨折、牙齒斷裂,頭部也被撕開一道血淋淋的深刻傷口。她朝著炙熱的土耳其陽光尖叫:「我在哪裡 !!?」哭喊道:「我怎麼了 !!?」我提醒痛苦萬分的她要記得呼吸,我感激她還活著,至少在那當下。

面對這麼多的創傷我完全束手無策,也不知道她是否正在內出血,正在慢慢地死去。我只能輕輕地捧著她的頭,握著她的手,在她尖叫時默默地想著,我該不會就這樣永遠失去我的妻子,這一切就將如此結束,像電影場景那樣;當她的生命慢慢消逝時,我只能望著她那雙湛藍的雙眼,看著它們最後一次闔上。



此次墜落導致她身上出現多達 13 處骨折與其他諸多傷勢:脊椎 L2 – L4 三處壓迫性骨折、骨盆骨折、雙腳的足踝距骨開放性骨折、腳掌多處小骨骨折、足踝多處韌帶撕裂並導致其連接骨錯位、右手肘粉碎性骨折、肱三頭肌肌腱嚴重撕裂、門牙斷裂、以及前額撕裂傷、腦震盪等等。

事發當下她雖仍能言語但意識模糊,且腰部以下失去知覺;現場救援含空勤吊掛送醫過程歷時達 1.5 小時之久。在當地 (土耳其) 做完初步的緊急手術,確定她脊椎的傷勢並未導致癱瘓後,Rannveig 便被送回到挪威進行了幾次後續的外科手術,並在醫院與復健中心花了數月的時間療養。

意外發生 18 週後,她已經可以拄著拐杖做短距離的健行與輕度的攀岩;而在同年 10 月底,她便與丈夫 Nathan前往美國猶他州的錫安國家公園 (Zion National Park) 攀登 Moonlight Buttress;她嘗試toproping 每一段繩距,並發現自己即便在遭遇如此嚴重的意外後,仍有可能以自由攀登的方式完攀。

當他們回到奧斯陸後,Rannveig 又回到復健中心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復健,接著便前往泰國繼續攀岩,並且在意外發生後的第 8 個月,她完攀了術後第一條難度 8a (5.13b) 的路線,而在那次的旅程中,她總共完攀了二條 8a+ (5.13c)、三條 8a、以及一條 7c (5.12d) 的路線。在這次的泰國行程結束回國後,Rannveig 決定將腳踝與手肘裡所有的鋼釘與鋼板通通取出,繼續努力讓自己回復到最佳狀態 – 甚至將目標設定在「意外發生前」的最佳狀態。

2018 年 1 月,Rannveig Aamodt 和一位朋友再次回到了土耳其的 Geyikbayiri;她決定重新再爬一次 Retsa – 這條曾經差點讓她死亡的路線。當她抵達上方固定點時,那場意外與後續發生的一切又重新浮現在她的腦海裡,而當下的她突然有種感覺,彷彿自己能重新修正那次錯誤。

“I felt this insane sense of forgiveness toward that girl,” she says. “I got this sense of who I was back then; I’d put all this pressure on myself. It felt like giving myself back then a hug … it felt really peaceful. Like a puzzle piece fitting in.”

– Rannveig Aamodt

 

結論

  • 操作系統轉換前務必「先在地面與繩伴溝通清楚」

  • 操作系統轉換時,務必確實做好「檢查」+「測試」

  • 測試時必須將體重確實轉移到新系統上,並實際測試操作

  • 不使用未經測試的系統

  • 以繩中攀登時,最好主繩兩端都有人確保

  • 主繩確保端應設置備份機制

其他相關文章

Outside | Climbing Magazine:《The Indestructibles: Rannveig Aamodt


Recent Posts

See All
bottom of page